無疑的,這是一個瘋狂的夜晚。

        筆者曾經在葡萄牙擊敗土耳其的比賽之後,批評現在的土耳其缺少了當年的那股強悍,特別是中場的活力不足,防守也不積極,但是在埃姆雷受傷之後,整個局勢大為轉變。

        當然,筆者不是說埃姆雷是沒有鬥志與拼勁的球員,而是他身為土耳其的隊長,同時又兼具中場核心的任務,他的狀態不佳,影響了整個球隊的士氣,可以說是首戰落敗的元兇,但是意外受傷之後,一來解決了該不該讓埃姆雷繼續先發的問題,同時也讓整個土耳其隊激起了一股危機意識,果然展現了他們屢屢在大賽中顛覆強隊的特性。

        掛上隊長袖標的尼哈特,這場比賽不僅打出了個人在國際賽的代表作,獨中兩元演出了大逆轉,更重要的是他在場上持續九十分鐘不知疲倦的奔跑,帶動了整支球隊的氣勢,筆者瞬間想起了哈桑薩斯,想起了當年的加拉塔薩雷,想起了02世界盃上那支燃燒著土耳其魂的季軍隊。

        或許土耳其就是適合在逆境中求生,上半場土耳其在場面上陷於被動,直到科勒的頭球破門,才讓土耳其人稍微甦醒,下半場換上了阿希克之後,局勢丕變,土耳其的中場活絡了起來,反之,捷克隊則是明顯的體能下滑,科勒一次漂亮的反越位戰術,追到球之後已經沒有力氣做好下一個動作,白白錯失了單刀的機會,土耳其則是再接再厲又換上了卡金里查茲這名攻擊手,完全是豁出去的打法。

        絕對的進攻陣容必然會造成後防的漏洞,就在土耳其圍著捷克禁區進攻的同時,捷克運用一次最有效而簡單的反擊,由布拉希把比數擴大成二比零,如果換成別的球隊,或許在這個時候就放棄比賽,但是土耳其在落後兩球的情況下,反而加強了攻擊的力道,幾乎所有的力量都投入到前場,除了尼哈特之外,阿爾廷托普及上一場的進球功臣阿爾達,也都沒命的在場上飛奔,新換上的阿西克,則是牢牢的控制了中場,不斷的向前方發起攻勢。

        筆者在一瞬間想到了法國隊,那支在落後之後束手無策的法國隊,土耳其的球員能力肯定不如法國,但是跟土耳其相比,法國隊的球員及教練的氣魄根本不及萬分之一,教練勇於換人,球員敢於搏鬥,這樣的球隊才是最讓人懼怕的。

        比賽在七十五分鐘時產生了變化,阿爾達在左肋的遠射吹起了反攻的號角,接下來的十五分鐘,捷克已經無法抵擋土耳其如潮水般的攻擊,雙方的氣勢在此消彼長之下,差距越來越大,切赫的失誤只是反應整個捷克隊的心態,亂了,整支球隊都亂了,老練的捷克在土耳其人的壓力之下,在場上已經失去了正確的判斷能力。

        最後的三分鐘,尼哈特連進兩球,宣告了捷克的死刑,在球技上,雙方或許各有擅場,難分高低,但是精神上,土耳其人贏得完全的勝利,他們甚至不給捷克有茍延殘喘的機會,而賽後切赫癱倒在地上的鏡頭,說明了他已經被土耳其人最後十五分鐘的攻勢擊潰了,不管是比分上,還是精神上。

        捷克隊的特色是穩健,但是在瘋狂的逼迫,讓原本平穩的節奏起了變化,而現在的這支捷克隊,缺少了精神上的領袖,應付不了這樣的壓力,最後失手的竟是他們原本被外界認為是最可靠的一個環節,怎麼不叫人感概。

        法國隊在第二場比賽的情勢與土耳其何其相似,但是外人看不出法國隊有爭勝的決心,相反的,在這場比賽之後,土耳其證明了他們攪局的能力,或許球風跟球隊結構與捷克類似的克羅埃西亞,也要更加小心才行,如果你把下半場最後三十分鐘的土耳其抽出來看,他們甚至有打進冠軍決賽的可能。

創作者介紹

左岸看足球

左岸沉思(石明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