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隊岡田武史監督在來到南非之前,曾經揚言將帶領日本隊打進世界盃四強,這當然只是讓球員壯膽的精神喊話,不過至少在取得開局勝利之後,朝著目標也是邁出了一步,喀麥隆空有一群旅歐的優秀球員,還有歐洲冠軍盃雙料得主Etoo壓陣,卻沒能利用自己的優勢闖出一片天,則是令人扼腕。

 

日本隊一開賽祭出的是四三三的陣容,事實上除了本身就不是很會進球的大久保嘉仁之外,陣中沒有一名稱得上是前鋒的球員,日本隊期望的是以本田圭佑為首的中場線,能夠代替鋒線群取得進球,最後本田成功的回報岡田武史的信任,但是更證明了日本隊鋒線無力的窘境。松井大輔在上半場是整個日本隊進攻的核心,幾乎所有的攻勢都是在右路發起,雖然幾次傳中的落點都不是很好,但是經過不斷的嘗試之後,總算有一次破門的良機,進球的本田可能是本場比賽最出鋒頭的球員,但是在右路努力不懈而且沒有放棄的松井或許才是最大功臣,下場時他滿身大汗的樣子,更證明他這場比賽的努力,下半場日本隊全力退防可能讓球迷感到失望,只是在世界盃上勝利比任何事情都來得更重要,岡田的堅持雖然在下半場中段曾經受到很大的衝擊,最後還是為日本隊拿下極具意義的一場勝利。

 

喀麥隆是一支讓人失望的隊伍,讓人失望的並不是他們的技戰術有什麼重大缺陷,而是他們在場上沒有真正的中心思想,Etoo在國家隊必須擔負起更多的組織重任,使他在鋒線上的威脅性大減,但是這並不是喀麥隆進攻無力的問題,而是喀麥隆佔有身體跟技術的優勢,卻不知道該從那個角度進攻,時而右路、時而左路,有時想要傳中、有時想要遠射,他們並不是有意識的想要用不同的戰術來影響對手,而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看起來亂無章法,中場休息之後不但沒有改善,在想要追平比分的時候,這個情形更加明顯,球員拿球後不是盲目盤帶就是浪射,導致喀麥隆長時間的控球只是流於數字上的勝利,最後沒有辦法突破日本隊的防守,也只能說是自己的問題。

創作者介紹

左岸看足球

左岸沉思(石明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大胖
  • 我想喀麥隆賽前或許是預想日本會採取退守禁區前的反擊戰術,因此決定採用在對方禁區前用短傳配合以長射搭配短傳滲透的方式威脅日本大門。順利的話還能剝奪日本的控球時間,並在掌控主導權的態勢下消耗日本的體力與注意力。

    但實際上日本在防守時是採用四四一一的陣形,重點是日本沒有放棄中場,反而是以兩名後腰加兩名與後腰平線的邊路中場球員,加上參與防守的單前鋒和進攻型中場一起拼搶的方式,用全員參與防守來爭取中場的控制權。

    喀麥隆的進攻推進方式是採用地面短傳,但日本這樣的防守法讓喀麥隆在中盤的短傳推進上出現明顯的人數劣勢,也因為日本隊沒有將防守範圍退縮到自家禁區前,讓喀麥隆鋒線的球員跟中場球員無法以短傳配合,上半場攻勢熄火不說,喀麥隆在中盤的失球也給日本反擊機會,導致了決定性的失分。

    下半場喀麥隆採取的應對方式是讓三名鋒線球員的站位靠後,試圖縮短鋒線球員與中場球員的距離來突破日本的中盤。而日本仍舊沒有因為領先就讓中盤退守,而是推前後衛線緊盯對手退後的鋒線,以縮窄對方處理空間的方式來應對。

    推前後衛線的防守方式,最大的風險就是被對手利用防線後方的空間來進攻。這點在右側的艾托注意到了,他有幾次成功擺脫盯防自己的球員,但隊友卻維持短傳推進的方式,並沒有配合他的跑位,快速將球傳到日本隊的防線後方。艾托幾次擺脫卻沒有得到隊友傳球支援之後,就選擇和隊友繼續以短傳的方式嘗試突破。左側的艾克托也注意到了這點,而且或許是因為他一路從後場到前場的跑動比較容易引起隊友注意,有成功得到幾次隊友的傳球支援,但他並沒有利用在邊路的短暫空檔從邊路傳中,而似乎是想要藉著自己在前場得球的機會,執行「在對手禁區前短傳滲透或長射」的進攻法,而在想將球轉回日本禁區前方時錯過了迅速處理球的機會。

    在比賽最後階段,喀麥隆才將進攻方式改成將中場球員也推到對方禁區前,讓後場直接長傳到最前線的打法。在這時出現一個有些奇妙的現象。因為日本後衛跟著對方前鋒推前,而中場球員跟著喀麥隆推前的中場推後,所以在日本禁區前出現的並不是一個區域防守的陣勢,而是球員密度極高的一條「線」。而且是與守門員有一小段距離,又沒有刻意放對手球員越位的線。

    也許是這個現象讓喀麥隆主教練注意到可以利用日本隊後方的空間進攻,因此投入了長傳吊中能力不錯的傑雷米,讓他用傳中球製造了喀麥隆在日本禁區內一次十分有威脅的射門。但整體來說,切換有效進攻方式的時機太晚,傑雷米也沒有能充分發揮作用的時間。

    相較於喀麥隆的進攻失效,日本隊的進攻也很耐人尋味。日本隊在中場斷到球後,並不是立刻用中場的配合往前推來發動攻勢,而是短傳給左、右側後衛,同一側的邊路中場球員這時會回撤協助短傳,在幾次後場的短傳後,由得到充分空間的邊後衛或中後衛,將球一口氣長傳給趁這段時間突前、在相反側的邊路中場球員。這招在前場邊路順利創造空檔得球後,再接著以較快的方式傳中到對手禁區進行攻擊。

    這樣做有幾個用意。一來是可以用換邊長傳方式,先吸引對方防守陣勢的左右重心偏離實際要進攻的一側,發揮聲東擊西的效果,為邊路選手爭取空間,二來是利用在後場的短傳為原本拖後防守的邊路選手爭取突前的時間。而在防守的意義上,省略中場的長傳,是為了避免運動量優於自己的對手在中場斷球,演變成趁機以擅長的短傳配合打出快攻。同時搭配在禁區投入單前鋒與進攻型中場就迅速吊中的方式,讓進攻失敗的時候也能避免防守陣形出現破綻。

    這樣的進攻效率雖然不好,也放棄了控制球的時間,但卻能有效維持防守陣形,並持續限制喀麥隆最擅長的短傳推進攻勢。

    下半場時日本隊又利用領先優勢修正了進攻方式。這時喀麥隆藉由上半場的經驗立刻做出修正,在日本隊斷球後立刻投入人數做前場逼搶,企圖讓日本隊在後場短傳時發生致命失誤。喀麥隆的後防也立刻後退,對換邊攻勢進行提防。但日本這時的進攻法也有所改變。日本隊斷到球後並不回傳給後衛,而是讓中場球員盡可能只用盤帶的方式讓往邊路移動。帶球拉邊的工作集中交給松井、長谷部、本田負責。而這次到了邊路,就算還在中盤的位置,也一樣長距離傳到對手禁區,立刻完成攻勢。這樣的吊中起球位置會距離對手禁區更遠,加上本田更多去擔任邊路帶球工作,不僅省去投入對邊的邊路中場球員,禁區內接應吊球的人數更只剩單前鋒一人。這樣進攻的成功率雖然顯著降低,但防守也因此更加穩固。

    日本隊之所以在下半場能面對運動量優於自己的喀麥隆在中盤做這樣的帶球,是因為日本隊上半場「會在後場短傳,然後向前換邊長傳」的表現,讓喀麥隆後面的球員後撤,前面的球員向前逼搶,而讓日本隊在中盤獲得了小幅的帶球空間,並可在面對欠缺組織的拼搶時,有餘力施展一對一的腳法。刻意用帶球的方式,則是避免中盤的短傳被喀麥隆前場(對日本隊來說是後場)回撤的喀麥隆球員搶走,同時也可稍微爭取單前鋒衝入對方禁區的時間。

    其中本田還在兩次右路盤帶時,用個人技術創造了變化版的進攻方式。本田兩次在右路遭到對手拼搶時,用個人技術帶球回切到對手禁區前,成功製造了兩次在對手禁區前的射門,讓日本看到了擴大比分的機會。

    整體來說,日本隊雖然在戰術上取得主導權,但在個人實力上喀麥隆還是佔據相當優勢。實際上日本隊下半場中場的短傳失誤險些釀成讓對方帶球長驅直入的大禍。在中盤就算用帶球面對正面而來的一對一拼搶,除了本田之外,也只能勉強爭取到對方犯規避免中盤失球,相較於日本多守一還險些遭到突破的狀況,個人實力的差距仍令人捏把冷汗。

    就算喀麥隆沒能意識到要像德國那樣利用對方防線後方的空間來進攻,只要前鋒線能更早退後與中場配合,就算維持既定的打法也還是大有可為,甚至有可能利用體能差距在比賽後盤拖垮對手的體力。

    但是,這就是足球。不是嗎?
  • 您的分析真是精闢~喀麥隆的確個人能力樂勝~但沒有中心戰術~教練要負很大責任

    左岸沉思(石明謹) 於 2010/06/15 17: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