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談到李清照,我們不得不說,她是史上第一女詞人。但是史上第一的女詩人,也一樣出現在宋朝,也就是朱淑真。談到宋代文學的發展,總不免要將這兩人放在一起談。李清照的故事我們聽得多了,但是朱淑真是何許人也??我們都知道李清照嫁給趙明誠,一時傳為佳話。可是朱淑真自小就才華洋溢,卻在媒妁之言下,嫁給了一個在縣衙工作的小吏。她這老公不僅是官小位卑,而且沒有什麼墨水,更別提才華與大志。像朱淑真這樣的大才女,嫁給這般庸俗之輩,可以說是一種遺憾。

雖然朱淑真沒有經歷過像李清照那樣的生離死別,可是對她而言,這樣的婚姻生活,對她而言可說非常痛苦。朱淑真除了寫詩之外,她也寫詞,她本身善於音律,也精通詞牌。朱淑真更有一手好丹青,擅於繪畫,山水花卉,無一不精。只可惜朱淑真空有一身才華,她的丈夫卻是庸俗之輩,不懂得欣賞。對這樣的奇女子而言,真是情何以堪。

朱淑真的筆調,風格婉麗,清雅秀氣,不同於李清照的哀悽,卻帶有一分幽怨。朱淑真不僅少了李清照生死離別的體驗,對於身為南方人的朱淑真來說,宋代的國仇家恨,她的感受似乎也沒有那麼深刻。對朱淑真而言,怨的是一身才華不得展,怨的是庸庸碌碌過一生。因此兩位女詩人在詩的風格上,實在是大異其趣。首先,我們可以看到李清照在漱玉集中,在北宋南遷之後,有不少憂國之作。在李清照的夏日絕句中說到「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可以說,易安對家國,別有一番深切的期許。

「千古風流八詠樓,江山留與後人愁,水通南國三千里,氣壓江城十四州。」雖說易安是一位女詞人,可是可以很明顯的見到,江西詩派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當然,我們提到易安的詩,就不禁令人想到,在宋代的詩人之中,很少有文人寫情詩,縱是寫,也很少直接流露出自己的情感,除了少數的女詩人之外。李清照當然也有情詩留下,但朱淑真的詩可以說是深閨怨語,而李清照則是深情哀思了。

我們來看看李清照的情詩:「十五年前花月底,相從曾賦賞花詩,今看花月渾相似,安得情懷以往時。」這首易安詩,說到十五年前,與趙明誠月下賞花吟詩。如今雖然是同樣的花,同樣的月,可是,趙明誠已死,又怎麼能有當年的情懷呢?可以說,易安情詩的風格,是在一種緬懷之中,散發思念情懷。易安似乎到了南方之後,記憶卻還依然活在過去的甜蜜生活。往往在詩中提到與趙明誠的恩愛,然後再對照如今的孤寂。

我們再來看另一首易安詩:「春殘何事苦思鄉,病裏梳頭恨髮長,梁燕語多終日在,薔薇風細一簾香。」易安藉著燕子繞梁,來襯托自己的孤寂,又用病裏梳髮,來點出丈夫已不在身旁。古代閨房之樂,是丈夫幫妻子梳髮畫眉,如今她病了,還要自己梳髮,梳得不順暢,還要恨髮長,豈不是怨丈夫不在身邊,要是如當初恩愛之景,別說病了,就是平日,易安怕不希望頭髮長些,讓丈夫在身旁久一點呢!最後,薔薇風細一簾香,這裏的香字,其實又是鄉字的同音字。這薔薇裏的一股幽香,其實就是她自己的思鄉情呀!

我們從前面舉的幾個例子,可以看出易安居士的情詩風格。看完李清照的詩,再回過頭來看朱淑真的詩。我們之前說過,朱淑真的一身才華,遭到埋沒,婚姻生活更是不幸福。而朱淑真既未歷國仇家恨,也不曾生離死別,她心中所怨恨的,跟易安居士可以說是大為不同了。如果能讓兩人的立場互換,朱淑真恐怕願意做李清照吧!

也許李清照希望能有像朱淑真這樣平淡的生活,而朱淑真則希望自己不是遭到埋沒抑鬱而終。可惜凡事總是不能盡如人意,要是真的如此,這兩人大概也不會成為偉大的女詩人了。


創作者介紹

左岸看足球

左岸沉思(石明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