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一直是全世界最多人口喜愛的運動,除了競技本身,足球的影響力非常全面,在許多國家,足球甚至是經濟、文化、教育的指標,但對於性別議題,特別是同志議題,足球世界總是帶有嚴重的歧視,可是隨著時代的改變,我們看到足球世界對於性別的歧視已經開始有了轉變與醒思,今天我們就來談一些跟足球有關的性別故事,身為一個足球人,或許我們也能從這些故事中得到一些啟發。

打開伊朗女足大門的世界盃資格賽

 

伊朗的女性開始走向足球之路

2001年的世界盃資格賽,亞洲區的代表伊朗要與歐洲區的愛爾蘭爭取最後一張前往日韓的門票,看起來是一場單純的足球賽,在當時卻成為了極具爭議性的宗教與性別議題,德黑蘭當局向來禁止女性禁入神聖的足球場,如今卻因為世界盃資格賽而碰上了難題,有三百名來自愛爾蘭的客場女性球迷,要求進入球場看球,最後伊朗當局開了特例,讓這三百名愛爾蘭球迷進場。

雖然在2004年時,伊朗再度以女性不得進入球場為由,拒絕讓來自南韓的41名女性加油團團員入場,不過時代的潮流從此無法阻擋,伊朗隨後開放國內女性參與足球運動,在2006年伊朗正式成立女子足球的國家代表隊,而且沒想到在伊朗國內其實有相當多的女性足球迷,雖然她們被規定必須穿著回教服飾出賽,但她們第一次參加國際賽就贏得了西亞盃的亞軍,隔年在亞洲盃預賽,還擊敗了台灣女足,在2010年的青年奧運會上,我們更看到到許多來自伊朗的小女孩在場上獻技並贏得第四名,在不久的將來,已經開始成立女足聯賽的西亞虎或許在女子足球也能跟他們的男足一樣殺出一片天,當然,對於許多保守的國家來說,解放女性之路,也才剛開始。

 

變男變女變變變

 

沒有嚴格性別之分的天堂島

這幾年國際足壇爆出了幾樁足球員變性的爭議,包括了上面我們提到的伊朗女子國家隊,就被檢舉其中有四名球員是變性人,後來被踢出了國家隊,另外南韓的朴恩善也因為「疑似」變性而遭到了抵制,動過變性手術的運動選手在各項運動中都有過例子,在競技比賽中應該被列為男子或女子選手,始終爭論不休,不過這樣的問題在美屬薩摩亞並不存在,在這個南太平洋島國上,一位足球員Jaiyah Saelua的故事便值得我們去探討。

大家對於美屬薩摩亞的印象,可能還停留在2001年4月,他們在世界盃資格賽,以31比0的比分慘敗給澳大利亞,至今仍然是足球國際賽的最大比分差紀錄,不過美屬薩摩亞人並沒有就此放棄足球這項運動,經過十年的努力,這支被認為是足球史上最弱的弱旅,在2011年以2比1擊敗東加王國,贏得了他們在足球史上的第一勝,而且從此帶給他們極大的信心,在接下來的各項賽事中,美屬薩摩亞再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魚腩之輩。

在美屬薩摩亞,並沒有嚴格的性別之分,他們在男性與女性之外,還有一種叫做Fa’afafine的性別,也就是第三性,Jaiyah Saelua從小喜歡穿姐姐的裙子,到了中學之後,更是索性施打女性荷爾蒙,讓自己看起來更加的女性化,不過在美屬薩摩亞,他並不會受到任何的歧視,這被認為是一種正常的現象,Jaiyah Saelua曾經見證國家隊的慘敗,在2011年的那場勝利中,他成了國家隊中的主力球員,雖然看起來是十足的女性,但是在足球場上可是威風八面。

現在Jaiyah Saelua決定在踢完2018年的世界盃資格賽之後, 將會進行變性手術,然後加入美屬薩摩亞的女子足球隊,將有可能成為足球史上第一位曾經代表過男子國家隊也代表過女子國家隊的足球員,不過對於美屬薩摩亞人來說,性別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對足球的熱愛及對國家的那份真誠。

 

同性戀世界盃

 

所有性向都應該在足球場上受到尊重

許多人可能不知道,在FIFA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國際足總,叫做IGLFA,全名為International Gay and Lesbian Football Association,也就是國際同性戀足球總會,其實他們自1982年起,就每年舉辦一次由男同性戀者參加的世界盃足球賽,1986年則是開始舉辦雷絲邊(女同性戀)足球賽,IGLFA在全世界超過20個國家有自己的同志聯賽,將近一百支隊伍,這些聯賽主要以歐洲及美國為主,讓喜好足球的同性戀人士,能夠在不受歧視的狀況下,盡情的享受這項運動。

從2007年開始,他們首度將比賽移至保守的天主教國家阿根廷,開始挑戰把同性戀參與足球運動的議題,帶進南美的足球王國,2012年他們則是在同樣保守的天主教國度墨西哥舉辦,目的就是希望爭取同性戀者在運動場上的平等,不過這個協會之所以存在,背後代表的是足球圈對於同性戀的排斥,逼得他們不得不成立屬於自己的聯盟,但也因為他們的努力,同性戀世界盃這幾年也受到媒體的關注與報導。

 

關於同志的悲劇

同為同志的Elton John與 Thomas Hitzlsperger

 

說完了對於性別態度進步的故事,當然也有一些值得我們反思的悲劇,對於足球圈來說,同性戀三個字是可怕的禁忌,過去的五十年,人們對於同性戀的態度從「性犯罪」、「性變態」、「精神疾病」到「天生而不可逆」,最後成為自由主義的一個重要象徵,可以說是逐步改變自己的思維,雖然同志在整個社會群體中的人數比例不高,但現在甚至有許多人以身為同志為榮,唯有在足球圈中,同性戀就像佛地魔一樣,甚至不能被提及,過去的研究顯示,在軍隊、女校、教會等同性聚集的團體中,同性戀的比例會略高於其他一般的團體,但是像足球這種同性需要密集團體生活的運動,同性戀比例卻近乎零,這其中肯定存在著什麼樣令人恐懼的理由。

 

如果是資深的英格蘭球迷,相信會記得Justin Fashanu這個令人悲傷的名字,作為史上第一位轉會身價超過一百萬英鎊的黑人球員,他曾經是英格蘭足壇消滅種族歧視的象徵,但是在1990年公開出櫃之後,這一切都變了樣,他的隊友送給他女人的裙子嘲諷他,教練也因為他的性傾向「影響隊友」而不讓他上場,最後無球可踢只能遠走美國,在1998年他在美國因為與一名十七歲的少年性交而遭到逮捕起訴,回到英國後選擇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他在遺書上寫著,他的死是因為他不該公開自己的性向,他的出櫃毀了他的人生。

2008年南非女足國腳Eudy Simelane公開承認自己是一名雷絲邊,之後不久她在夜晚回家時遭到姦殺,兇手在她的臉上劃了二十五道傷口,並表示他的行為是在替上帝行道,目的是矯正她錯誤的性傾向,這個案件讓南非的同志人權進展倒退十年,許多人對於同性戀議題噤若寒蟬,而這兩個悲劇相隔恰好十年。

曾經代表國家隊出賽五十二場的前德國國腳Thomas Hitzlsperger是目前承認出櫃的足球員中,最知名的一位,他曾經在2010-2011年賽季效力沃夫斯堡期間考慮出櫃,但是受到身邊親友的勸阻,在來到英超之後,他終於鼓起勇氣公開宣稱自己是一名同性戀者,而他也是英超歷史上第一位公開自己同志身份的球員,但是當他回到更衣室時,他發現平常都是全裸的隊友全部都穿上了內褲,他知道自己的足球路或許已經到了盡頭,最後選擇了退役。

今年的英格蘭超級聯賽,兵工廠就發起了一項名為踢出彩虹的聲援活動,球員在出場前在球鞋繫上彩色的鞋帶,以表示對同志的支持,但是從過去的故事來看,要消弭同志在足球圈受到的歧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本文同步刊載於運動視界

創作者介紹

左岸看足球

左岸沉思(石明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ports
  • 您好:

    我們是痞客邦運動邦的專欄編輯
    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並分享了這篇好文章
    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運動邦首頁的焦點頭條
    http://channel.pixnet.net/sport
    希望能讓更多喜歡運動的朋友閱讀您的好文章
    謝謝~

    痞客邦運動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