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觀點--精神力量決定比賽--論英法大戰

這場比賽是本屆歐錦賽中,最受人注目的小組賽戲碼,因為英法兩隊有著世界上最著名的球星,如果說當今世上最負盛名的球員有百分之九十會在這場比賽出場,也不為過。事實上,這場比賽也沒有讓人失望,尤其是在看完了前面一場瑞士對克羅埃西亞的比賽之後,在相較之下,這場比賽雙方所發揮出來的競技水平
也是近年來國際比賽中少見的。

上半場一開始,法國隊的陣形明顯的將重心擺在右路,Pires部署在右路將中路組織者zidane放在左路,就是打算將整個左路空下來,給擅長助攻的lizarazu有插上的空間,另外於英格蘭左路的A.cole也是一名相當擅長助攻的後衛,Pires在右路可以有牽制的作用,這個概念在比賽的前十五分鐘得到了映證,法國隊大部分的攻勢都由右路發起,大部份的攻防戰都發生在A.Cole與Pires兩人之間,比賽一開始,法國隊可以說是有計劃的先將球往中路塞,在兩個禁區前沿試著滲透,不過在兩次進攻都沒有得到效果之後,英格蘭的隊型漸漸拉開,整個上半場法國隊就再也沒有把球真正導入禁區的機會了。

或許席丹是世界上最好的進攻中場,而Veira是世界上最好的防守中場,但是俗話說「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如果要你舉出當今世上五名活動力最強的中場,恐怕有四個人在英格蘭陣中,而且同時上場。

Gerrard、Scholes、Lampard、Beckham這四個人,可以說是目前全球最有活動力,攻守範圍最全面的組合,除了Beckham右路的特色較為明顯之外,技術全面、擅長遠射、防守積極,是其他三個人最大的本錢,把重兵集中在中路來減低後防的壓力,是英格蘭這場比賽能與法國隊抗衡的關鍵。

上半場過了十五分鐘之後,整個中場的掌控基本上在英格蘭隊手上,特別是在防守方面,由於大部份的防守工作都由中場完成,英格蘭隊後衛的壓力也相對減輕,讓整個比賽的核心停留在中場,對於喜歡前場組織的法國隊來說,就會變得綁手綁腳,法國有組織之王席丹,有中場的硬漢Vieira,還有最犀利的鋒線殺手亨利。但英格蘭卻有兩項法國隊缺乏的武器,一個是長傳反擊的前鋒,第二個是能在三十碼發起攻擊的遠射射腳,如果讓戰場停留在三十碼線之外,那麼法國隊的前鋒就完全沒有殺傷力,持球時間再久也很難構成威脅。亨利與特雷澤蓋在上半場幾乎沒有拿球的機會,就是因為英格蘭的中場防守相當出色,兩名高大後衛可以專心盯住法國隊的前鋒球員。

大部份的時間雙方都花費精力在中場的搶奪,而這樣的打法對於擅長機遇戰的英格蘭來說,遲早會出現有利的機會,蘭帕德的頭球進得沒有話說,完全將球頂進了死角,同時也再度證明了英格蘭隊的死球戰術是一大威脅。但事實上,在這之前英格蘭隊的機會已經出來了,左路的A.Cole在Pires的攻擊減緩之後,頻頻的在法國隊禁區活動,讓scholes在中場組織兩邊大轉移球得心應手,法國隊的邊後衛只能疲於奔命,在不得已在邊路犯規的情形下,最後讓擅長處理死球的英格蘭先取得了進球。

法國隊上半場的問題在於右路並沒有想像中的效果,而且亨利幾乎完全得不到進攻機會,原本期望讓開來打的左路幾乎癱瘓,下半場一開賽之後,開始讓lizarazu上前的時間增加,同時讓亨利後撤到邊路拿球,針對速度較慢的耐維爾展開攻擊,,這個改變在前十分鐘是奏效的,亨利還是面對球門拿球的威脅較大,在禁區等球的亨利實在效果有限,不過隨後英格蘭也把整個防守的重心右移,讓貝克漢與蘭帕德縮回來防守,只要亨利一拿球就有三個人上來伺候,只要不讓他往中路走,讓他形成傳中也無所謂,而PIRES則是往中間靠,跟ZIDANE一起在中路策動進攻。

在一球領先的情況下,英格蘭又改變了場上的策略,這讓我回想到2002年英格蘭擊敗阿根廷的那場比賽,下半場英格蘭將防線更往後撤到三十五碼線,四個中場形成水平站位,只要球是橫向移動的,就不予理會,但若是向前滲透的,立刻就左右包夾,看起來法國隊持球時間增長,而且屢次從邊路吊中,但事實上卻是完全被對手悶死,下半場法國隊光是兩邊傳中的球,起碼就有十五次以上,但是爭點搶到的次數是零,這跟2002年阿根廷的結果一樣,擅長組織滲透的球隊變成了兩翼傳中,然後一次又一次被悶死在高大的中後衛中,形成了「傳中─被頂出,傳中─被頂出」,看似一波波的攻擊,其實卻是無奈的無間地獄。

相反的,英格蘭的防線看起來好像往後退,其實這樣反而更利於他們的進攻,英格蘭有世界上最擅於防守反擊的前鋒組合,而且整隊平均年齡比法國隊少了將近三歲,速度與體能都佔了優勢,魯尼在禁區內被犯規就是最好的例子,一旦反擊成功,法國隊後衛的速度實在差距太大,只要讓法國隊的兩個邊後衛拉開來打,一個長傳就可以對方的中後衛疲於奔命,只可惜貝克漢的十二碼球沒有罰進,否則比賽在此就劃下句點了。

為什麼我說英格蘭的佈陣是個預先設計好的陷阱,讓法國隊陷入泥淖?其實這場比賽英格蘭用的是「自廢武功,斷敵一臂」的策略,如果你仔細觀看,會發現英格蘭在這場比賽中,以往最常利用耐維爾與貝克漢的兩人配合,交叉跑位造成的右翼傳中,次數竟然是零,不是法國隊針對兩人的防守成功,而是英格蘭根本從頭到尾不曾嘗試過,可以說,易利信一開始就完全放棄了自己隊上拿手的進攻套路,讓四個中場全部回縮到中路,因為如果英格蘭的邊路打開了,自己的隊型也勢必一定要擴大,同時也造成自己防守時的難度,所以乾脆跟對方來個互換,逼迫對方去打他們不擅長的兩翼吊中,自己則以SCHOLES為中心,向兩邊三十度做扇形的長距離大轉移,上半場SCHOLES一次長傳右路的貝克漢,下半場魯尼的單刀球,還有一次GERRARD插入禁區,都是同樣的戰術結果。用英格蘭習慣的兩翼吊中來對抗法國隊的小組滲透,不見得能佔到便宜,但是如果讓法國隊用兩翼吊中,而英格蘭反過來從中路進擊呢?藉著中場成功的壓迫,雙方的立場互換,但是我們讚嘆的是,這樣的結果沒有讓我們看到難看的比賽,英格蘭在中路的小組短傳簡單卻不失效能,法國隊雖然不曾在兩翼傳中的戰術中佔得便宜,可是卻流暢得好像平日就是英式球隊,兩個隊伍球員的素質及高超的足球視野實在令人不得不佩服。


足球有很多的打法,英格蘭在個人技術上,確實略遜於法國隊,但是這場比賽完全封死了對手的兩名前鋒,在戰術上就是一大勝利,法國隊雖然處於落後,但其實整場比賽幾乎沒有出現重大的失誤,被頂進的那個頭球也是非戰之罪。易利信是個出了名保守的教練,英格蘭的整體戰力要拿到歐洲冠軍或許不容易,但是針對單一球隊所制定的戰術卻往往很成功,這場比賽雖然英格蘭輸了,卻不能否認讓法國隊打得悶極了,只可惜最敗在自己球員的精神狀態不如對手。

比賽到了最後十分鐘,法國隊還是找不到中路的感覺,還是不斷的在大腳傳中,但是傳球的質量卻越來越糟,從兩翼吊中變成了漫無目的長傳,體力下滑是一個重要的因素,而英格蘭在換上了Vasell跟Heskey之後,光是這兩人在前面等著後場的大腳傳球,就足以讓法國隊門前備感壓力。比賽到了傷停時間,眼看著法國隊就要重蹈當年阿根廷的覆徹時,席丹轉到左路策動一個傳中攻擊,整場比賽乏善可陳的Vieira帶球往禁區走,Heskey一個不是很必要的犯規,改變了整個比賽。

上半場一開始英格蘭隊雖然成功的防守,但是卻沒有找到進攻的套路,當拿到自由球的時候,我就跟GINOLA說,貝克漢可以等久一點,除了等隊友上來之外,還可以改變整個場上的氣氛,結果沒想到,這個自由球就由lampard為英格蘭首開紀錄。

上帝看來並不偏坦任何一邊,各給了雙方一次機會,法國隊打了將近三十分鐘不得章法的進攻,可以說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沒想到得到了一個死球,讓整隊伍可以重新喘息,同時也從紛亂的進攻思維中跳脫出來,席丹的自由球角度真的沒話說,不過守門員James也難辭其疚,他錯誤判斷提前移動使得席丹的這個自由球,本來還有撲救的機會,最後卻變成只能站在原地望球興嘆。

這場比賽,如果英格蘭打了八十分鐘的好球,法國隊大概只有半小時,但是勝負卻決定在最後一分鐘,而且決定比賽不是戰術與技巧,而是最後關頭的精神狀態。當法國隊追平之後,英格蘭的球員可以說是慌了手腳,而且士氣一落千丈,Gerrard的那個失誤球,不僅僅是隨意,而且慌張,平白送了對手一場勝利,這場比賽,可以說在技術上及戰術上,英格蘭取得了勝利,封鎖亨利,掌控了中場
最拿手的死球跟防守反擊都成功過一次,可以說,賽前想到的都已經做到,最後卻輸在精神上,輸在一個明顯情緒不穩定所造成的重大失誤。

第一次,是貝克漢的十二碼,雖然說這球罰得不能算差,但是以貝克漢來說,的確不夠好,他跟席丹的世界級中場較量,在這場戲劇性的比賽中,可以說是輸了,如果這個十二碼罰進了,恐怕就是法國隊有三個席丹也難以翻身,這是英格蘭精神上第一個失敗。

第二次,是第九十分鐘的死球,球員認為勝券在握了,先來一個不必要的犯規,然後是漫不經心沒有注意來球的守門員,這是精神上的第二個失敗。

第三次,是被追平之後,整個士氣完全渙散,傑拉德要命的失誤完全是信心崩潰,的表現,差點讓James連後面的比賽都沒得打,(如果我是裁判 這球會給守門員紅牌),這是精神上的第三個失敗。

相反的,法國隊整場比賽處於劣勢,卻藉著精神上的力量逆轉,巴泰斯奮勇的撲救為法國隊留下一線生機,席丹的自由球打開整個球隊的氣勢,最後是大軍壓境讓對手自亂陣腳。一步步的扭轉戰術上的劣勢,堅持到最後關頭才打破了對手的緊箍咒。

這場比賽可以說是足球史上逆轉的經典,除了99年曼聯逆轉拜仁的那場比賽外,沒有其他比賽更可以說明足球比賽中精神力量的重要,(我認為99年的曼聯更偉大的原因是,兩個進球都是運動進球,比起法國隊今天的兩個死球逆轉更不可思議,而且那場比賽是一翻兩瞪眼的決賽,壓力比這場英法大戰更多十倍以上,但就精神意義來說,兩者同樣了不起)

英格蘭比法國隊年輕了三歲,這個優勢也很可能是最後落敗的關鍵,席丹這場比賽的足球技術層面表現並不出色,至少就他其他演出精彩的比賽相比,可以說是略遜一籌,但是他在最後關頭的沉穩演出,卻成了他生涯的經典之作,大概只有九八年對巴西那兩個跌破專家眼鏡的頭球可以相提並論,讓人知道他除了球技之外,更重要的是強韌的心理素質,英格蘭人差點創造了一場精彩的比賽,(我個人實在覺得英格蘭也很久沒有踢得這麼出色),但是他們的對手卻創造歷史的典範。

如果會看球的人就知道這場比賽雙方發揮的水準,足球並不是射門次數多或是進球多就是好看,這場比賽兩隊在前十五分鐘的傳、控球技術跟跑位的觀念,就比之前看了瑞士對克羅埃西亞的比賽九十分鐘還要過癮,我甚至可以說,這場比賽堪稱是冠軍水準的比賽,英格蘭沒有如外界預料的保守,攻守有序,法國隊則是努力不懈,在困境中最後得到逆轉,像這樣高水平的攻防是很難得一見的,不過
,這場比賽只打了一半,因為九九年曼聯對拜仁的比賽,是最後的決賽,而這場比賽只不過是小組的第一場比賽,法國贏了不代表晉級,英格蘭輸了也不是末日
這是兩者最大的不同。

為什麼我說比賽只打了一半呢?因為看完這場比賽之後,我甚至覺得,如果英格蘭沒有因為這場比賽的失利而一厥不振,以他們今天的表現,同組的另外兩支隊伍實在不在同一個水平上,兩隊都有可能還要再來一次決戰,法國隊會不會再次走進英格蘭設好的戰術陷阱?英格蘭會不會再發生同樣的失誤?憑藉無比鬥志脫困而出的法國隊,跟功敗垂成的英格蘭,有可能會在葡萄牙再讓我們再看到一次經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左岸沉思(石明謹) 的頭像
左岸沉思(石明謹)

左岸看足球

左岸沉思(石明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